港.講.趕.論盡港人懶音

這原本是 2007 年 7 月 26 日當天想寫的一篇文章,開了頭,一直延至今天才從舊文章堆中找回來,補寫完成。

今天乘巴士上班時,竟聽到 RoadShow 節目主持將「港產片」讀成「趕產片」…

一直以來,總是想不明白,為何有很多女孩子說話時總喜歡將舌頭向前推,更帶著一種不俐落的「黏性」,彷彿這樣說話可以讓人感覺比較「嬌嗲」,殊不知道懶音盡出。

乘地鐵時,又聽到鄰座的年青男女學生高聲談話,女的更將「佢講」說成「佢趕」,句句「佢趕嘅、唔係我趕架」,讓人聽起來毛髮直豎,刺耳非常。

有一些為人家長的,亦好不了多少。有一次聽到有母親跟兒子談道理,談國家,不料句句「國家」讀成「角家」,心裡真想問她一句:你的「角家」在哪?

我不是語言學者,不懂、亦不屑反新復古地去追求所謂的粵語正音,但對於在香港土生土長所學的母語,仍然有一定程度的執著。

外國人覺得我們香港話很難學。沒錯!我是說香港話,不是粵語,不是廣州話,也不是廣東話。方言之所以稱為方言,正因為它會隨著當地文化發展而產生變化。即管是美國,人人說的是美式英語,但來自不同州省的人亦各自帶著不同的口音。為何香港就不能順著時代變遷去說自己的口音?卻又去搞甚麼正音?

想定立規範正音本無不妥,但主事者是誰?其他人憑甚麼聽你的?既然沒有一個像政府一樣的中央機構去主持,再怎麼搞也是白費心機。與其只顧爭相樹立權威,丟出一堆真假難辨的正音法則令學生、教師頭大如斗,不如先管好他們的懶音。不然「香港」變成「香趕」,人人把「香趕」掛在口邊,那才真讓人笑話。

Leave a Comment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