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禮何價?

去年 10 月中旬舉行的婚禮,延至今天才拿到完整的 DVD,屈指一算,幾近半年。受了滿肚子的氣,不吐不快。

當日婚禮完畢,攝影師說預計要 3 個月後交貨,已覺誇張。自問聽覺正常,應該沒有聽錯。

去年 12 月底,了無聲色,想想應該差不多時間去追問一下。致電給製作室的負責人,他竟說沒有我們的聯絡資料,所以一直沒找我們。哪有人收了錢、拍了片,卻連客人是誰都不知道?好吧!我就當是他們內部溝通出了問題,那片子總應該差不多有了吧?

這樣一拖,到了今年 1 月底,他看我們追得急,於是就說先給我們剪好的片段,農曆新年過後再補回完整的彩盒和 DVD 光碟封面設計。年卅晚拿到了 DVD,回家一看,卻只有上半晝接新娘和註冊的部分。致電去問負責人到底是怎麼回事,他才說那錄影帶出了些問題,再幫我們跟進。

2 月 17 日,負責人交付連同封套設計的 DVD。我當面再三追問,晚宴的片段怎樣了?結果只得到令我憤怒且無奈的回應。

負責人說:「那盒帶好像有點問題……」

閱讀全文

港女港男的話題可以停了沒?

本來以為「Laughing哥」熱潮可以略略沖淡《星期日檔案》引發的「港女港男」軒然大波,但似乎仍有很多人在賣力數說某被訪者的不是,卻沒有想想拍攝時採訪的人到底問了一條怎樣的問題?不覺得整個節目的內容很有引導性?被訪者感覺像是乖乖說出「電視台想要套出的答案」。

忽然想起了當天兩鐵合併的網上問卷調查,記憶中問題大概是這樣的:「兩鐵合併可以令每程票價下調 n% 云云。請問你是否支持兩鐵合併?」這樣有前設的引導性問題,普遍市民都應該都不會答「否」吧?於是乎,有關機構就可以公布調查結果,指大部分受訪市民對兩鐵合併表示支持。

在缼乏可靠理據和數據支持的情況下,裝模作樣地將「港女」、「港男」升級至社會現象和人口結構問題來作探討,實在是很沒水準。因這種爛節目而導致朋友間男女陣營的口水戰更是無謂,所以最好大家別再堕入局中,就此打住,那就皆大歡喜。

跟朋友議論過很多,批評的文章也看過很多,不願再談,只想貼一段 YouTube 短片:

如果還總是對異性看不過眼,不如找個同性伴侶廝守終生。

富家子弟

富家子弟揮霍背後,最難過的是其父母。

晚上乘地鐵回家,轉乘東涌線時,聽到鄰座的女士打電話責罵兒子。原來,她兒子跟同學一起吃飯,連著同學的份一起付錢;學校要交報告,她兒子又掏腰包幫其餘組別的同學付甚麼影印費。後來那母親又說,要賣樓供他讀書,每年要幾十萬,但他卻不了解母親賺錢的辛勞,還耍闊綽地老是幫別人付錢。

閱讀全文

Simple life 原來很難

過去自己曾寫過一些文章開解朋友,着他開懷一點,不要把人生想得太複雜。不過,隨着年歲增長,生活圈子愈廣,要兼顧的也愈多。所謂的 simple life,要做到,原來很難。

在工作上要顧好與同事的關係,在學習上要顧好與同學的關係,甚至在網絡上,都要顧好與論壇、blogs、online games 等網友的關係。有很多人選擇忽視這些關係(特別是 online games 的世界裡),擺出一副「反正不用真的跟你做朋友,大家都只是過客」的姿態,所以絲毫不講禮儀,只講利益。

我從小就愛廣交朋友,喜歡認識別人,也喜歡讓別人認識我。所以,不管別人眼中算不算是為了功利,我還是喜歡多結識其他公司的人,跟他們維持友好。我認為這是基本的社交禮儀。

閱讀全文